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基础理论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人才地理学研究

    一、研究的概述
          人才地理学,作为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属于人才学的研究范畴,侧重于研究人才现象的空间差异及其形成发展的空间规律,是一门研究人才现象空间分规律的科学。见叶忠海,《人才地理学概论》,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10页。
          关于人才地理问题进行学术性研究,在我国始于20世纪初,特别是在“五四”运动前后,有些专家学者,既从历史的时间坐标上反思中国人文的发展和演化,又从地理的空间结构上探索中国人文的分布和变迁。这时期的代表作有:地理学家丁文江撰写的“历史人物与地理的关系”,梁启超先生发表在1924年《清华学报》1卷2期的“近代学风之地理的分布”,朱君毅和张耀翔在1926年《心理》4卷1号同期期刊上分别发表的“现代中国人物之地理教育与职业的分布”和“清代进士之地理分布”,以及潘光旦先生的论著:“武林游览与人文地理”、“中国画家的分布、移植与遗传”、“明清两代嘉兴的望族”和“近代苏州的人才”等。
          新中国成立以后到文化大革命期间,人才地理研究长期被忽视。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人才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各级各类知识分子、尤其是科技人才得到日益重视,并在国民经济建设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随着人才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登上了我国社会科学的舞台,人才地理学研究也正式步入复兴、发展的车道。进入20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人才学已被国家承认,作为三级学科列入《学科分类与代码》(学科代码为6395520),人才地理学研究取得了更快进展。再到2003年12月,中共中央首次召开中央人才工作会议,提出实施人才强国战略,进一步明确了新世纪新阶段中国人才工作的重要意义,人才地理学的研究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30年来,人才地理学研究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第一阶段:人才地理学零星的自发研究阶段(1979~1989年)
          1979~1989年10年间,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科学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各类人才在社会实践中的作用得到体现,作为人才学的一个分支——人才地理学,逐渐地吸引了人们的关注,开始了初步探索。这阶段人才地理学研究呈现两个特点:一是这阶段的研究主要是自发性和零星性;二是研究成果数量较少。其研究内容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①人才地理学基础理论研究。发表的主要作品有:董恒宇的系列研究文章:《人才地理学初探——我国人才的地理现状分析》(《地理学与国土研究》1986年第3期),《论人才的地理行为——人才地理学假说》(《科学管理研究》1986年第4期),《中国人才地理研究的历史回顾》(《人才科学研究》1988年第1期),许韶立的“人才与地理环境”(《环境》1988年第2期),刘君德、叶忠海的《人才地理——人才学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华中师范大学《高教与人才》,1989),曹诗图的《地理环境与人才成长》(《人文地理》1989年第3期)等。②人才地域分布特征研究。发表的主要论著有:梅介人的《我国人才地理分布略述》(《人才天地》1985年第2期),《世界科技人才地理分布述略》(《人才研究》1987年第2期)和《湖北人才地理分布》(《人才·环境·选择》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1988年5月)。③基于历史数据的人才空间分布特征以及影响因素的分析探讨。主要有:孙谦的《试论中国近代人才的地理分布》(《晋阳学刊》1982年12月),吴泽的《历史上人才的地理分布与阶级层次的转移》(《史学情报》1985年第4期),戴爱生等的《中国近代人才的地理分布及分类特点》(《中国人才》1986年5月),周军的《论近代中国资产阶级杰出人才的地理分布》(《人才》1987年第3期),吴培玉的《我国历代人才地理分布与流向》(《中国人才》1988年3月),姚宝瑄、王立红的《山西历代人才的地理分布及分类特征》(《晋阳学刊》1988年第2期)和《山西现当代人才的地理分布与类型特征》(《理论教育》1988年第10期)。陈正祥在其著《中国文化地理》(三联书店出版社1983年版)一书中分析论证了中国古代不同类型的人才地域分布和迁移特征。④基于人才地图的分析研究。如:徐宝芳等著的《人才地理数列图简介》(《人才科学研究》,1987年第6期),《浅谈人才地理系列图的作用》(《人才科学研究》,1987年第6期)和《地图在人才地理学研究中的应用》(《地图》,1989年第2期)等。⑤区域人才开发研究,有影响的代表作为:叶忠海的《人才开发要置于地区总开发的战略之中》(《人才研究》1987年),舒风等编著的《不发达地区怎样开发人才资源》(农村读物出版社,1987年)等。
         (二)第二阶段:人才地理学有组织自觉研究阶段(1990~1999年)
          这一阶段以人才学为国家承认并列入三级学科为标志,人才地理学研究进入到有目的、有组织地自觉研究时期。该阶段研究成果不仅在数量上大幅度增加,而且研究范围不断扩大,研究质量也有了明显提高。据不完全统计,1990~1999年,在各类刊物发表的人才地理(含区域人才开发)研究论文近600篇,出版与人才地理(含区域人才开发)相关的著作有48部,承担与上述内容相关的国家级课题7项。
          在此期间,随着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全社会对人才的认同度越来越高,省际和市(含地级市和县级市,下同)县际区域、省域、市县域人才研究特征日益显现,人才的区域规划、开发及其利用研究论文日渐增多。人才地理学研究内容也主要集中在具有地理特征的省际与市县际区域人才(4452%)、省域人才(2091%)和市县域人才(3356%)的开发利用等几个方面。该阶段有目的有组织自觉研究的标志,主要有三:
          第一,以华东师范大学为代表的人才地理研究群体的出现,掀起了人才地理学研究的一次高峰。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末,刘君德和叶忠海教授联合在华东师范大学人文地理学专业内开拓了“人才地理研究方向”的研究生教育,把科学研究和研究生培养紧密结合起来,一批人才地理学专业研究人才应运而生,并出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代表作品有:刘君德、叶忠海的“中国人才开发的空间研究”(1990),顾春平的“省区人才区划研究”(1990),叶忠海、郭羽的“区域人才资源开发的若干基本理论的探讨”(1991),刘君德、叶忠海、潘潮云等的“中国东南部丘陵山区人才开发和教育改革的研究”(1991),叶忠海、罗秀凤的“南宋以来苏浙两省成为中国文人学者最大源地的综合研究”(1992),郭羽的“区域人才非平衡开发的理论和实证研究”(1992),廖庆聪的“人才专业结构演变的区域经济分析及实证研究”(1992)等。
          第二,有组织集中研究区域人才地理问题。1992年和1994年分别在杭州和南京召开了两次“中国东南地区人才问题国际研讨会”,有一批“区域人才地理”、“人才历史地理”等研究成果在会议进行交流,例如:北京大学胡兆量教授等对“中国文武人才的地理分布与南北差异”作了有价值的探讨,叶忠海作了“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人才总体特色和上海人才资源开发国际化”的学术报告等。1994年由上海、重庆、武汉、南京四城市发起建立的“长江流域人才资源开发联席会议”制度,至今已经进行了十多届,该会议从发起时的10多个城市逐步发展到现在的40多个城市,对长江流域参与城市的人才资源开发利用和人事制度进行深度的交流研讨,已成为长江流域城市人才资源开发和人事制度改革的重要研究平台。
          第三,以重大项目带动人才地理研究。其中,最有代表的是:1989~1991年,以刘君德、叶忠海、潘潮玄负责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中国东南沿海丘陵山区人才开发和教育改革综合研究”,组织沪、闵两省市理论工作者和实际工作者攻关;1991~1993年以叶忠海为课题组长的国家攻关项目分课题:“长江三峡工程管理模式和人才开发研究”;1994~1997年,以叶忠海为课题组长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区域人才地理和中国人才资源空间开发”等。后者,就组织7个省市自治区学者开展了前所未有的人才地理学系统研究,分别对新疆、内蒙古、云南、湖北、广东等5个省区作了实证研究,完成了5份省区研究报告;开展了8个专题深入研究,撰写了10篇专题论文。
          这个阶段,在全国各地还产生了一批较有影响的学术作品。关于人才地理学理论研究较有代表性的,如,朱国传的“人才地理学的研究对象、内容和意义”(1990),廖荣华的“我国杰出人才的地理相关分析”(1991),门里牟、何培生的“人才发生的地理天文”(1997),南林的“根据地区经济和地理特点培养人才”(1997),叶发章的“科技人才辈出与地理优势”(1998),吕学斌的“论地理环境对人才成长的制约”(1998),徐宝芳的“人才地理学研究”和“人才地理学体系构建”(1999)等。关于人才历史地理的代表性作品有:杨斌的“贵州历代人才地理分布变迁”(1994),黎小龙的“两汉时期西南人才地理特征探析”(1995),陈国生的“明代云南人才的地理分布及形成原因”(1996),朱翔的“现代湖南人才地理研究”(1998)和李鹏、韩佐生的“论现代体育运动人才的地理分布”。关于区域人才开发的代表性作品较多,主要有:程继隆等主编的“县域经济发展人才支撑体系研究”(中国人事出版社,1996),杜光主编的“内蒙古跨世纪管理人才调查与研究”(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4),李春安等主编的“黄河与人才”(黄河水利出版社,1998)等。
         (三)第三阶段:人才地理学建立和拓展阶段(2000~2008年)
          进入新世纪,在上述两个阶段研究基础上,人才地理学进入到建立阶段;特别在2003年中央人才工作会议后,人才地理研究也掀起了又一轮高潮。除了20世纪已经形成的长江流域人才资源开发联席会议研究平台,又先后形成了中部崛起人才论坛联席会议、环渤海区域人才协作联盟、西部人才论坛、泛珠三角区域九省区人才服务合作联席会、珠三角人才资源开发一体化合作协议、长三角人才开发一体化联席会议等区域地理性的人才研究平台,人才地理(含区域人才开发)研究蓬勃发展,成果显著。据不完全统计2000~2008年的九年间,研究论文大幅度增加,发表论文2192篇,比第二阶段增加了两倍多;出版专著及内容相关著作30余部,承担与人才地理(含区域人才开发)内容相关的国家级研究课题19项。
          2000年,叶忠海教授在上述的国家课题:“区域人才地理和中国人才资源空间开发”研究基础上,所著的《人才地理学概论》问世,标志着“人才地理学”建立。该著作构筑了人才地理学的框架体系和基本内容。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士陈吉余教授认为:“由叶忠海教授著作的《人才地理学概论》,系我国第一本人才地理学术著作,这标志着我国人文地理学和人才学又开拓了新的研究方向。”该书具有“开创性的学术价值”(具体见“代表作介绍”)。
          该阶段,出版的人才地理代表作还有:
          陶用舒著的《近代湖南人才群体研究》(岳麓书社,2000年)、王会昌、王云海、余意峰合著的《长江流域人才地理》(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胡跃福主编的《人才资源开发战略研究的理论与实践》(湖南教育出版社,2004年),叶忠海主编的《区域人才开发研究论集》(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姚先国著的《人才战略与区域经济发展》(浙江大学出版社,2006年),罗洪铁主编的《中国西部人才资源开发研究》(中国人事出版社,2007年),等等;从政策角度研究分析人才地理的,如胡跃福等著的《西部人才政策措施实施效果的调查与评估研究》(研究出版社,2008年),娄成武、魏淑艳合著的《振兴东北工业基地政策体系建设研究》(东北大学出版社,2006年),等等(见表3-18)。这些作品,采用不同的研究方法,从不同层次探讨人才开发的地理特性,拓宽了人才地理的研究领域,充实了人才地理学的基本内容,更加有效地指导着人才开发的实践工作。
          就论文而言,紧扣时代发展的脉搏,将研究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实践紧密联系在一起,一方面对人才地理的现实特点进行理论探讨;另一方面试图用更科学的理论去研究区域性人才开发的机理。尤其是2003年党中央提出人才强国战略后,关于人才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地理特点的研究大量涌现,以省际和市县际区域人才为研究对象的论文有1034篇,以省域人才为研究对象的论文有845篇,以市县域人才为对象研究的论文有291篇,以人才地理理论为研究对象的论文也有22篇。具有代表性论文有:朱翔著的《中国人才时期与人才地理研究》(《人文地理》,2001年10月),任泉香、朱竑、李鹏的“近现代中国女性人才的地理分布和区域分异”(《地理学报》,2007年2月),高林强的“区域历史人才地理分布研究”(《福建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4月),陶用舒的“论湖南人才的地理环境”(《湖南城市学院学报》,2003年第1期)和“论现代湖南人才及其地理分布”(《益阳师专学报》,2002年第5期),姚娟的“安徽历史人才地理分布研究”(《福建师范大学》,2007年4月),吴殿廷、赵江、刘鸽、肖敏著的“中国杰出体育竞技人才成长因素的地理分析——以奥运冠军为例”(《地理科学》,2007年12月),卫京伟、梅瑞娜、胡素琴著的“竞技运动人才地理分布之理论初探”(《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5年第6期),等等。
          在这里,还需指出的是,该阶段随着我国加入WTO后,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被凸现出来。在这样背景下,“促进区域人才开发一体化研究”日益被政界学界重视。如,叶忠海教授接受苏、浙、沪两省一市人事部门的委托,主持了“促进长江三角洲人才开发一体化”研究;又如,胡跃福研究员接受湖南省委组织部的委托,主持了“促进长(沙)、株(州)、潭(湘潭)人才开发一体化”研究。这些研究,不仅论证并丰富人才地理学研究成果,而且直接指导着区域人才资源开发。

          二、研究的进展
          改革开放为中国人才地理学的开创和兴起提供了良好机遇,在不少专家学者的孜孜以求之下,方使之得以蓬勃发展,成为人才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具体进展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判识:
         (一)研究内容:从零星研究向学科建设发展
          从上述的人才地理学发展历程不难看出,开始人才地理研究,则是分散的零星的,以后随着学科意识的树立,人才地理学研究向着学科建设方向发展。学界认为,人才地理学是以人才与地理关系为基础,探讨各种人才现象的地理分布、扩散和变化,以及人才各种社会活动地域结构的形成和发展规律的科学。人才地理学区别于其他一般社会科学的显著特点和长处在于它具有综合性和区域性。由于人才现象在特定的地域空间产生并发展的,受地域空间环境的影响很大,人才现象的发展和演进过程的差异,一方面很大层次上体现了区域空间的差异特征;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受区域自然地理、经济社会、文化等因素影响的综合性特点。学界并认为,应从人才与地理环境相互关系、人才空间位移、人才空间分布规律、人才空间分布的地域差异、人才空间开发的基本问题以及人才的区划和区域人才开发等方面,共同构成人才地理学的框架结构。关于人才地理学的学科体系的构建,叶忠海认为,主要由人才地理历史学、理论人才地理学、部门人才地理学、区域人才地理等分支科学组建,形成一个紧密联系、系统的学科体系。
          中国人才地理学界辩证地扬弃了近代西方人文地理学界先后形成人地因果关系论等各种流派观点,接纳了合理的人地协调思想,力求探索人才与地理的互动规律。曹诗图、黄昌富认为,地理环境是人才出现与产生的物质基础和重要外因,它对人才的培育成长的重要意义主要在“地利”的利用上。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地域优势就会成为人才成长的巨大驱策力,区域地理环境就会成为各种人才诞生的摇篮曹诗图、黄昌富,《地理环境与人才成长》,《人文地理》,1989年第3期。。王会昌、王云海、余意峰也认为,地理环境对人才成长的作用主要表现为区域地理优势,即特定地域的自然地理面貌和政治、经济、文化等人文风貌一旦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和优势,便会形成一种强大的地域优势,对人才的成长和聚散产生不可估量的无形力量王会昌、王云海、余意峰著,《长江流域人才地理》,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7页。。另外,中国人才地理学界还特别重视对历史人才集群和现实区域人才开发的调查研究,从国情出发,借古以鉴今,紧扣时代发展的脉搏,将研究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实践紧密联系在一起,对人才的地理分布特点及规律进行理论探讨,试图用更科学的理论去指导人才开发实践。
         (二)研究手段和方法:从传统的人才地理学的研究手段和方法向多元化研究手段和方法发展
          现代人才地理学研究方法的运用虽源于西方学界,但中国人才地理学界并不甘起步迟,早在20世纪初丁文江、梁启超、潘光旦等老一辈专家在从事人才历史地理研究时就引入了计量方法,以提高论证的科学性。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人才地理研究过程中,不仅更广泛地应用了实证法、案例法、文献分析法、人文地图法等传统手段和方法,而且还广泛应用了计量方法,包括一般统计法、统计预测法、数学分类法等,以及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和新三论——耗散结构论、突变论、协同论,并利用现代的计算机、网络、地理信息系统建设等现代化科技手段,使人才地理学研究视野扩大,精度提高,更适合现代社会人才资源开发的需要。
         (三)研究队伍:从单兵作战向群体联合攻关发展
          正如前述,人才地理学研究开始出现零星的、分散的单兵作战。其中以戴爱生、董恒宇、梅介人等为代表,在总结前辈研究的基础上提出研究中国人才地理现象,从历史地理视角论述“世界人才地理分布”、“中国人才地理分布”、“中国历代人才地理分布与流向”等。然后到20世纪90年代,以华东师范大学为代表的人才地理研究群体的出现为标志,以刘君德、叶忠海等为代表,在华东师范大学人文地理专业内开拓了“人才地理研究”的研究生教育,把科学研究和研究生教育紧密结合起来,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人才开发的空间研究”、“中国现代人才地理基本问题”分析、“区域人才资源开发的若干基本理论的探讨”等。特别是以叶忠海教授为代表通过国家课题组织全国多学科联合攻关,既出了一批有价值成果,还带出了一支人才地理研究队伍。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在国家提出人才强国战略后,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通过促进“长三角”、“京三角”、“珠三角”等区域人才开发一体化研究,使研究新人辈出,研究力量不断增强,人才地理研究出现了新的局面。

          三、研究的未来展望
          纵观30年来人才地理学的研究状况,人才地理学的理论研究在知识经济和人才强国的大背景下,取得了显著成绩。随着我国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和和谐社会目标的提出,我国人事人才制度改革的不断深入,面对更多新情况、新问题,人才地理学研究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遵循继承、发展、创新、求实的方针,不断提高学科水平,要着重把握以下几个发展趋势:
         (一)加强人才地理学基础理论研究,加快学科体系建设
          在现有研究基础上,要进一步深入探讨人才系统与地理环境关系,进一步研究人才空间位移、人才空间分布、人才的地域差异、人才的区划和区域人才开发等人才空间开发的基本问题,逐步建立包括人才地理历史、理论人才地理、部门人才地理、区域人才地理等分支科学在内的人才地理学。
         (二)拓宽研究范围,服务社会实践
          新形势下的人才与地理互动关系的研究,要结合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致力于从自然地理、人文地理等角度,拓宽研究领域,探讨人才与地理关系相互作用的内在机理,加强人才与地理作用双方调控的力度,提出预警、预报和协调解决对策,充分而科学地开发区域人才资源,服务于区域可持续发展。
         (三)创新研究方法,多出精品力作
          立足于我国经济社会建设的实际,在广泛应用一般统计法、统计预测法、数学分类法,以及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和耗散结构论、突变论、协同论的情况下,大胆利用现代计算机、网络、地理信息系统等现代化科技手段,以及采取实地考察和社会调查方法来进行实证研究,不断提升人才地理学的研究水平,力争多出结构严谨、观点新颖、自成体系并经得起实践检验的精品力作。
         (四)加速培养年轻学科前沿人才,使人才地理学持续发展
          人才地理学目前仍是我国人才学和地理学的薄弱学科。人才是学科发展的关键。近20年来通过各种途径虽然培养了一批新生力量,但优秀的年轻学科带头人尚感不足。当务之急,是创造条件,为优秀的年轻学科人才成长创造良好的环境,把德才兼备、事业心强、朝气蓬勃而又有学术见地的年轻的人才地理学者推到第一线,筑平台,给任务,承担重任,加强锻炼,使之成为站在学科发展前沿的带头人。这类人才不是几个,而应当是一批,形成我国人才地理学发展的群体支撑体系,确保我国人才地理学持续发展,并站在世界人才理论研究的前列。

            四、代表作介绍
         (一)叶忠海著,《人才地理学概论》,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人才地理学概论》,为我国首本人才地理学的专著。其是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区域人才地理和中国人才资源的空间开发”研究报告的基础上加以拓展、充实而成,开拓性地创立了我国人才地理学。该书创建了人才地理学的基本理论框架;提出了人地协调和谐发展的基本思路;揭示了人才空间分布形成和发展规律、不同类型人才空间分布的特殊性;多视角较为系统地揭示了人才空间位移的内在机理;科学地提出人才区划及其指标体系;并结合我国实际,首次对我国开展人才区划工作,将我国划分为八大人才开发区。该书共九章,24万余字,书中辅以大量统计图表,定量定性结合较缜密,先研究人才地理的基本原理,然后进行中国人才资源空间开发的研究,以后者验证前者,然后从现实出发,提出空间开发的战略对策以及人才规划。这样的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既建立了人才地理学的理论框架、探讨了基本原理,又分析了实例,并在书末又附上新疆、湖北、内蒙古、上海四个研究报告,增强了本书对我国制定人才资源空间开发的战略对策、开展人才区划与规划提供科学依据的现实性。因此,本书不仅起到了学术上的奠基作用,而且对于现实的人才资源空间开发有着直接的指导意义。
         (二)王会昌、王云海、余意峰合著,《长江流域人才地理》,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长江流域人才地理》一书从分析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环境对人才成长的影响入手,以统计和研究人才的籍贯分布为手段,系统探讨了中国2700年来人才分布中心时空变迁和方向、过程和规律。研究发现,人才的成长和人才群体的空间分布与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地理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尤其是人文地理环境的影响和作用更大,中国人才分布中心南迁到长江流域,在前期促进了江南的全面开发,在后期则明显地推动着长江流域经济社会的发展,致使明清时期在江南率先出现了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这对20世纪包括长江流域在内的整个中国政治的革新和经济的发展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对当代长江流域的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该书由王会昌与王云海、余意峰一家两代完成,分为上中下三篇共十章,25万字,其中上篇研究了人才成长与地理环境的关系,中篇根据人才的籍贯分布,研究了中国历代人才分布中心转移的方向、过程和规律,并分析了中国历代人才分布中心转移的内在机制;下篇着重介绍了长江流域人才类型的空间分布和人才中心南移对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三)陶用舒著,《近代湖南人才群体研究》,岳麓书社,2000年版
         《近代湖南人才群体研究》是从历史地理的视角,以人才地理分布和人才群体概念为理论基础,论述了古代湖南人才的地理分布、发展趋向、兴盛原因、形成标志和历史分期。然后再依次详细地论述鸦片战争前后、湘军兴起前后、维新运动前后和辛亥革命前后各个历史阶段出现的湖南人才群体。该书结构恰当,分期合理,征引资料丰富,评论实事求是,内在逻辑性较强,是一本体例严谨、具有一定理论深度、富有新意并且颇具特色的学术著作。全书共六章,56万字,书中编制了大量图表,分阶段分区域地对湖南古代、近代的人才群体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并对各个阶段代表人物生平和思想进行剖析,最后还专题论述了五四运动以后湖南无产阶级革命家群体的兴起,从而有利于人们系统了解湖南从古代到现代人才历史状况的全貌及其总体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