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基础理论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人才环境研究

      人才的成长和发展与环境密切相关,这种密切的关系使人才环境成为人才学基本理论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早在人才学创立初期,作为与人才成长外部因素相对应的一个问题,学者们对人才与周围环境的关系问题进行了初步探索;在20世纪90年代初,人才环境理论体系初步建立;其后,人才环境研究融入了新的研究思路和环境要素,并开始运用数学手段对人才环境进行量化测评和监控,人才环境理论体系进一步完善。

          一、研究概述
          
    人才环境理论研究始于人才学创立之初,纵观30年人才环境理论的研究情况,可以大体分为如下三个阶段:
         (一)人才环境理论研究的初步探索阶段(1979~1989年)
          人才环境理论研究的初步探索阶段是从1979年人才学创立之初到1990年叶忠海主编的《普通人才学》出版之前。1979年,雷祯孝、蒲克在《应当建立一门“人才学”》一文中提到“人才是任何单因素不足以造就的。从出生到老死,一切能够触及到他的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都不断影响着一个又一个人的发展变化”,所以,“在研究人才时应该充分注意到这种综合效应”人才学研究会筹备组,《人民教育》编辑部编,《人才,人才!——人才学文集之一》,天津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3页。,提出了人才与周围环境的关系问题。在这一阶段,学者们对人才环境体系有了初步认识,从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两个方面对人才环境理论进行了初步探讨。
          对人才环境体系的初步认识。这一时期,学者们初步认识到了人才环境是与人才主体系统相对应的客体系统,其中包含不同类别、不同层次的环境。《人才学通论》(王通讯,1985年)以人才主体与环境诸系统联系为依据,将人才与环境看成“人——境”系统,包括人——时关系子系统、人——地关系子系统、人——人关系子系统、人——物关系子系统。《人才学基础》(王康、王通讯主编,1987年)认为环境是指围绕在人们周围的客观世界,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就范围而言,人才成长和发展的社会环境可分为大环境、亚环境和小环境等不同层次;就对人才成长和发展影响而言,社会环境又分为顺境和逆境两种。《现代人才学》(钟祖荣,1988年)认为人才成长的环境包括社会大环境和周围小环境,社会大环境是整个社会(国家或地区)的环境,周围小环境是指人才经常地直接接触的环境,包括家庭、学校、工作单位、社区等。
          对社会环境的初步探索,主要是从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两个角度进行的。第一,从宏观层面对社会环境的重要作用进行探讨。陈平、温元凯的《历史上的科学人才——科学家成长因素的调查报告》(《人民教育》1979年第4期),通过对历史上多位著名科学家成长背景和个人经历的整理,认为外部条件如社会重视、体制保证、促进人才聚集等对科学人才的成长有着重大的推动作用。《人才成长与社会环境》(王志田,《大庆社会科学》1988年第3期)认为社会环境对人能否成才的影响至关重要,安定的政治环境、良好的社会心理环境、平等的竞争环境、和谐的人际关系等是有利于人才成长的良好的社会环境。第二,从微观角度对社会环境中某一要素影响作用进行分析。如冷社联的《谈创造人才脱颖而出的社会心理环境》认为,良好的社会心理环境,对人才成长、显露、选用等产生积极作用,可通过舆论引导、思想教育、加强自身修养等营造良好社会心理环境。
          对自然环境的初步探索。学者们通过对人才成长外部因素的考察,逐渐认识到自然环境对人才成长的不可忽视的影响。《人才·环境·选择》(梅介人、田景海著,1988年)探讨了“地灵人杰与人杰地灵”、“世界人才的地理分布”、“中国人才地理分布”、“湖北人才地理分布”等问题;《人才学原理》(夏子贵主编,1989)较早的系统论述了自然环境与人才成长的关系,提出自然环境既是主体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前提,又是主体活动的对象这一基本观点。《地理环境与人才成长》(曹诗图、黄昌富,《人文地理》1989年第3期)认为人才成长有一个地理优势问题,其中自然地理环境是地域优势形成的物质条件,对人才培育与成长具有间接作用,通过社会经济等因素为中介显现出来,关键在于人的理智抉择和利用。
         (二)人才环境理论研究的发展阶段(1990~2003年)
          人才环境理论研究的发展阶段是从1990年叶忠海主编的《普通人才学》出版到2003年中央人才工作会议召开之前。这一阶段理论发展的主要表现是人才环境理论体系的初步形成,具体体现在:人才环境概念及体系的认识不断清晰;人才与环境相互关系的整体把握增强;不同类型、层次环境影响作用研究更加深入。
          人才环境概念及体系的认识不断清晰。《普通人才学》(叶忠海主编,1990年)认为人才环境指的是对人才主体系统运动和发展的形成和约束的外在系统。它是一个多序列、多层次的系统,多序列体现在按照不同的分类标准可以对人才环境进行不同的分类;多层次体现在人才环境、自然环境、社会环境都可以分为不同层次。《人才学概论》(徐庆祚、郭秀珍编著,1996年)认为就个体人才而言,社会环境包括大环境和小环境,大环境指的是时代、国家和民族、地域等,包括社会物质生产状况、现代科学技术、政治制度等;小环境是人才成长的生活环境,包括家庭、学校、工作单位、居住地及人际交往圈等。《人才学》(姜峰主编,1998年)认为成才的环境包括社会大环境和个人生活环境,其中,社会大环境包括社会自然环境、政治环境、文化环境、科技环境;个人生活环境包括家庭、工作环境等。
          人才与环境相互关系的整体把握增强。学者们在对环境在人才成长过程中的作用进行研究时,越来越重视人对环境的能动作用,注意从整体上全面把握人才与环境的交互作用。《普通人才学》(叶忠海主编,1990年)提出人才与环境是有机综合体的两大系统,环境对人才的影响具有合力性、两重性等特点,同时人才对环境具有能动作用,表现在人才对环境的认识、选择、改造、保护、利用等,并提出了协调人才与环境关系的主要途径。《最新人才学》(朱钧侃著,1991年)提出了环境对人才成长产生五个方面的效应:比较效应、引导效应、渗透效应、推阻效应、工具效应,人才主体既要适应环境又要向环境挑战,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
          对不同类型、层次环境影响作用研究更加深入。这一阶段学者们对人才环境的研究,主要是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两个方向展开。第一,自然环境的含义、结构、与人才成长的关系问题得到了深入研究。《普通人才学》(叶忠海主编,1990年)认为自然环境是指围绕着人群空间中可以直接、间接影响人类生活、生产的一切自然形成的物质、能量的总体,将自然环境分为自然介质、自然资源、自然营养三个层次。作者认为自然环境既影响人才个体生理发育和心理发展,又影响社会人才总体成长,具有必要性、间接性、两重性、整体性等特点。《最新人才学》(朱钧侃著,1991年)不仅认识到了自然环境对人才成长的正负作用,还提出了人才对自然环境的反作用,即人才可以对自然资源进行开发、利用、改造、破坏、污染、治理、保护等。第二,社会环境的研究有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宏观上的研究主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进行研究,同时对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人才成长的影响给予了充分关注。如《普通人才学》(叶忠海主编,1990年)从社会经济环境、政治环境、文化环境三方面分析了大环境对社会人才成长的作用;周省的《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机制中青年人才成长的社会环境与条件》(《陕西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6年第4期)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机制的大背景出发,分析了日益成熟的社会条件动力机制、社会阶层和相关群体、科教兴国战略等对人才成长的影响。微观层面,主要是针对人才环境中的某一具体小环境进行的研究,如《单位环境对人才影响的系统分析》(于伟佳、姚江涛,《软科学》1990年第4期)一文,对单位环境中的方针政策执行、单位制度、人际关系、物质条件和待遇等因素对人才成长的影响进行了深入分析。贺淑曼的《因特网——人才成长的新环境》(《现代特殊教育》,2000年12期)分析了互联网的兴起对新一代人才成长环境的影响,认为人才成长面临着习性、心态、价值观等的变化。
         (三)人才环境理论研究的拓展阶段(2004~至今)
          2003年底,全国人才工作会议召开,会议颁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工作的决议》指出:人才的活力取决于机制和环境。机制活、环境好,人才就能健康成长、大量涌现。在中央政策的鼓舞与感召下,这一时期专家学者们就人才环境理论展开了更加广泛、深入的探讨,人才环境理论体系得到了不断的丰富和完善,主要表现在,作为人才环境研究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环境理论的系统梳理;随着社会发展新的研究理念和环境要素的融入;对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的积极借鉴。
          1.马克思主义环境理论的系统梳理
          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我们进行任何研究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人才环境研究上,其指导地位尤为突出。随着人才环境理论体系研究的深入,学者们开始有意识地对马克思主义的环境论加以系统梳理、深入分析,以进一步指导人才环境理论的研究。《人才学基础理论研究》(罗洪铁主编,2003年)对人才成长的环境进行研究时,对马克思主义的“环境创造人”和“人创造环境”的理论进行了详细分析,并总结了马克思主义对“地理环境决定论”、“教育环境决定论”等非马克思主义环境观的批判。《人才学基本原理》(叶忠海主编,2005年)一书“人才成长的外部环境”一书中,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人类社会与地理环境的论述,提炼出历史唯物主义的人地观,以此为指导,对人才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作用展开了分析。
          2.新的研究理念和环境要素的融入
          环境本身是随着社会变迁而不断发展变化的,以其为研究对象的人才环境理论积极吸纳随着时代发展而出现的新理念、新要素,推动了人才环境理论不断向前发展。第一,人才环境研究理念和视角的更新。2003年以后,中共中央相继提出“科学发展观”、“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等发展理念,人才环境理论的研究工作者们从中受到启发,树立科学人才观,在研究中积极融入了“和谐”视角、“以人为本”等理念,给人才环境研究带来了新气象。如丁志同的《和谐视角下的人才环境建设》(《政工研究动态》2006年第23期)提出了构建和谐人才环境应该关注的几个方面,包括树立科学人才观、加快体制革新和政策开放、完善法制等。《试论“人才本位”的人才环境理念》(岳广垠《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2007第8期)一文认为我国要优化人才环境必须要树立新的以人为本的人才环境观念。第二,人才环境中新要素的影响日益凸显。对社会宏观环境层面的研究,更加关注有利于人才成长和发展的体制机制的构建。中国人才研究会会长徐颂陶在为《新世纪人才学理论丛书》的出版所写的“前言”中,在谈到人才环境时强调,要打破阻碍人才流动的体制性障碍,引导人才合理有序流动,建立健全鼓励人才创新创造的分配制度和激励机制,完善人才的奖励和保障制度。叶忠海主编,《人才学基本原理》,蓝天出版社,2005年版,前言部分第3~4页。微观层面上,虚拟环境、大众传媒等新要素的影响日益凸显,《论虚拟环境对人才成长的影响》(孙兆静《人才资源开发》2007年第5期)分析了虚拟环境对人才成长的正负作用。在由罗洪铁主编的《人才学原理》一书中,对日益凸显的大众传媒的影响力量进行了分析,认为大众传媒因素影响人才成长,包括影响人才成长的数量和质量,对人才具有正负两方面的“双刃剑”效应。
          3.对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的积极借鉴
          随着人才理论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学者们积极吸收借鉴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大大拓宽了人才环境理论研究的视野和空间。第一,对其他学科研究成果的借鉴。《人才地理学概论》(叶忠海著,2000年)一书从地理学科的角度论述了人才和自然地理环境的交互关系。《人才理论精粹与管理实务》(徐颂陶、王通讯、叶忠海主编,2004年)一书在人才环境部分中提出了“心理安全自由环境”、“心理场”等概念,这是对心理学研究成果的借鉴。《人才生态论》(沈邦仪,2005),系统论述了人才生态与人才成长的内在关系,则是对生态学中相关概念的借鉴。《社会环境与人才》(齐秀生著,2004年),从历史学科角度,以春秋战国时期为特定社会背景,系统深入地分析了社会环境与人才之间的相互关系。第二,对其他学科研究方法的借鉴,主要是数学工具的运用。在这一阶段,研究者们尝试采用建立评价体系、标准模型等方法对人才环境进行定量的研究分析,使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相结合,以提高人才环境测评、监控的准确性。鲍银俏的《试论人才环境的模糊综合评判》(《东方企业文化》,2007第5期),应用模糊数学的基本原理,将模糊综合评判法应用到人才环境评价中,通过建立模型对多个地区的人才环境进行相对评判,并进行了实例分析。《创新人才成长环境完善度测评体系与数学方法》(崔杰《统计与决策》,2008第1期)中提出了创新人才成长环境完善度测评指标体系,结合该指标体系,采用多级模糊综合评价法对创新人才成长环境完善度问题进行了研究和探讨,并进行了实证分析。

          二、人才环境理论研究进展
          
    从1979年人才学提出到2009年,人才环境理论研究走过了整整30个年头。30年来,人才环境理论研究从最初比较零散提出某些观点到如今形成了相对系统完善的理论体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具体表现在:人才环境概念及体系的清晰认识,人才与环境相互关系的整体把握,人才环境各层次诸要素作用的深入发掘,人才环境测评监控的量化研究。
         (一)人才环境概念及体系的清晰认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