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真知灼见 > 用人之道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孔子的人才观

    古代伟大教育家孔子,对人才问题虽没有作过专题研究,但他在与学生的交谈中多次论及过人才问题。发表过许多真知灼见,这些观点对于今天的教育事业和现代化建设仍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人才的标准观

    孔子认为人才的标准应根据现实社会的特点而制定,而不能脱离实际。

    有一次子路问孔子怎样才是十全十美的人才?孔子说,智慧像臧武仲,清心寡欲像孟公绰,勇敢像卞庄子,多才多艺像冉求,再用礼乐来成就他的文采,可以说是十全十美的人才了。过了一会,孔子又说道,现在的十全十美的人才哪里一定要这样,看见利益便能想起该不该得,遇到危险便肯付出生命,经过长久的穷困的日子都不忘记平日的诺言,可以说是十全十美的人才了。在这里,孔子提出了两个十全十美的人才标准,前一个标准,是理想化的标准;后一个标准,是根据现实生活的特点和需要提出来的。孔子的这种观点无疑是正确的,因为人才的培养是为现实社会服务的,人才必须符合现实社会的要求。

    孔子的这一观点,对我们今天的教育事业具有指导意义。当今中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正在大力推进改革开放政策,正在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总之,社会的需要和特点已发生了重大的变革,我们的人才标准也应重新确立,否则将会影响我们宏伟的事业。什么样的人才标准才最符合我们当今社会的需要? 我们以为,至少要考虑“对外交往”、“经济发展”这两大因素,否则,就不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人才。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少人的观念仍十分陈旧,如把那些老老实实,稳稳当当,勤勤恳恳的人视为人才,而把那些敢于冒险,追求效率,敢于创新的人视为歪才。其实,后者更适应当今社会的需要,商品经济的社会,充满着竞争;稳稳当当怎么能行?不冒险,不追求效率,不创新怎么能行?总之,在人才标准这一点上存在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因此,人才标准观念的转变是十分重要的。

    二、人才的作用观

    孔子认为人才对于社会的兴盛具有最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是任何人都无可替代的。他认为一个国家人才兴盛国家就会大治。孔子说过,唐尧虞舜时天下大治,那是因为那时人才最兴盛。他还认为一个国家的兴衰不取决于国君,而取决于人才。如他讲到卫灵公昏乱时,康子以为卫国该败亡,孔子说卫国不败亡是由于有仲叔圉、祝鱼、王孙贾这样的人才。

    孔子的这一观点是否完全正确,也许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但是有一点是无庸讳言的,人才只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轻视人才的作用,对国家对社会是十分有害的。文革十年,许多人才被打倒了,社会几乎瘫痪。美国的经济为什么强大,难道与他们广罗人才没有一点关系?问题是,我们对人才的作用有没有足够的认识,有足够的认识,就会有足够的重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才外流了。孔子的人才作用观一直未被中国人真正重视过,以致他设想的“能人治国”的思想没有进一步发扬光大。这在封建社会里是不奇怪的,世袭制与“能人治国”是格格不入的,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世袭制自然被统治阶级所喜欢。历史发展到了今天,我们国家仍还没有完全做到“能人冶国”,不少在“治国”的各级官员还是“庸人”“坏人”呢。世界上有识之士无不认为,当今世界的竞争,归根结蒂是人才的竞争。我们的国人还有很多的人并没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对人才作用的重视还远远不够,因此,重温孔子的人才作用观是十分有益的,制订出一些“确定人才、使用人才、保护人才”的法律法规是十分必要的。

    三、人才的使用观

    孔子主张“非才不用”,“唯才是举”。他认为只要是人才,不论他出身贵贱就要任用。如仲弓的父亲出身下贱,而仲弓是一个“可使南面”的人才,孔子就主张要任用仲弓。如果不是人才,孔子就主张不能任用。子路叫高柴去做费县县长,而高柴不是一个人才,据《论语》记载,高柴愚笨:“柴也愚”。对此,孔子批评子路说,这是害了别人的儿子。在人才的使用上孔子还有一个独到的见解,同样是人才的话,要选用出身普通家庭的,而不能先用贵族子弟,他说“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据严伯峻的解释,“先进”是“先学习礼乐而后做官的一般人”,“后进”是“先有官位而后学习礼乐的卿大夫的子弟”。孔子的这一主张是有道理的,卿大夫子弟承袭了父兄的荫庇,未必有其才实学,而那些出身一般的人,只有通过奋斗才能改变自己的地位,因而常常具有真才实学。

    在当今中国,在使用人才上,却恰恰与孔子的主张相反,往往在同等条件下先用干部子弟,因为任用人才的人对干部子弟比较熟悉,关系比较密切。其实,这两类人才仔细比较起来的话,干部子弟往往会逊色一些,因为他们的条件比较优越、道路比较顺利,因此,难免产生优越感、骄傲情绪,意志毅力也往往比较差,社会阅历、社会经验也比较狭窄缺乏。在培养人才过程中,要针对干部子弟的这些弱点有的放矢地引导教育,在选拔使用人才时,要充分考虑这些因素,把各方面素质部不错的人才加以选用。

    四、人才的类型观

    孔子认为人才可分为一般性人才、贤才、十全十美的人才、圣人。一般性人才,指有才能但也有一定缺点的人。像管仲辅助桓公,称霸诸侯,一匡天下,然而他器量小,不节俭,不懂礼。在孔子看来他只是一般性人才,他不及子产贤惠。

    在将子产与管仲比较时,孔子称子产为“惠人”,而称管仲为“人”。贤才,指有道德和才能的人。柳下慧、颜渊这些人,德才兼备,孔子就称之为“贤”或“惠人”。十全十美的人才,是品德才能堪为社会楷模的人,在当时指能做到舍生取义的人。圣人,指能广泛地给人们以好处,又能帮助大家生活得很好的人。

    将人才进行分类,是非常必要的。社会需要各种类型的人才,而不只需要单一的人才。只有培养了各种类型的人才,社会才会健康发展。目前我们不少搞教育的人并不真正懂得这一点。在这种错误观念支配下,不知扼杀了多少各种各样的人才!上海的朱建华,文化功课都不行,但跳高很不错,幸亏教育家吕型伟先生下令让他毕业,让他去发挥特长,结果成了跳高的世界冠军。如果一定要他考大学的话,非但大学考不上,而且也不可能成为世界冠军。社会上对人才的求全责备,原因之一是未像孔子那样把人才进行分类。

    五、人才的成长观

    孔子认为人才的成长要注意环境的选择,要注意品德才能的修养和提高。他还认为人才不是天生的,而是环境和教育的结果。他强调环境对人才成长的作用,主张要选择有仁德的地方去培养人才。他一再强调,一个人的思想道德、知识才华是要通过学习、实践得来的。孔子在谈到学习《诗经》时就说过,读诗可以培养联想力,提高观察力,锻炼合群性,学到讽刺方法,还可以运用其中道理来事奉父母,服侍君上,并且认识许多鸟兽草木的名称。在这里,孔子肯定了学习文化知识对于增长知识、锻炼才能、提高道德修养的重要作用。子贡问孔子怎柞才能做一个君子,孔子说,对于你要说的话,先实行了,再说出来。在这里,孔子强调了实践的重要性。

    现在有的教师看到学生在学习非高考的内容就会加以处罚。现在的不少中学,只把学生关在校园里攻高庙考知识,还美其名曰:“全封闭式教育”。这两种情况,完全是违背孔子的教育主张的,完全是违背教育方针和教育规律的,然而在社会上都十分普遍,这不能不引起深思,不能不令人担忧,这样的人培养出来能成才吗?这要的教育能培养出社会需要的各种类型的人才吗?

    来源:妇女人才专业委员会